潜江资讯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程序测试 >

欧洲议会选举 各国为何江山渐“绿”

时间:2021-02-20 14:52 来源:网络整理 转载:潜江资讯网
16岁的瑞典少女格雷塔·通贝里是个名人。从去年夏天开始,本该出现在课堂上的她每个周五都步行到瑞典议会大厦门前,抱着“为了环境,罢课

格雷塔·通贝里 图GJ

16岁的瑞典少女格雷塔·通贝里是个名人。从去年夏天开始,本该出现在课堂上的她每个周五都步行到瑞典议会大厦门前,抱着“为了环境,罢课!”的牌子坐着。通贝里的“独角戏”引起了瑞典媒体的关注,并逐渐传到欧洲各国。

“周五为未来而战”很快席卷欧洲大陆

两个月后,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数百名学生加入了通贝里的活动,并很快席卷欧洲大陆,“周五为未来而战”也上了社交媒体的热搜榜。

在去年12月的第24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初出茅庐的通贝里丝毫没给在场的大人留颜面:“你们只谈到安全、永恒的经济增长,是因为你们太害怕成为不受欢迎的人。你们只谈那些让我们如今陷入困境的糟糕想法,但其实唯一明智的做法就是立即‘停车’。”

5月28日,奥地利政府和国际非政府组织“R20-气候行动区域”联合举办了一场关注气候变化的世界峰会。“R20-气候行动区域”的发起人、好莱坞明星、前美国加州州长施瓦辛格也邀请了通贝里前往维也纳与会。“作为领导人,如果你们总摆出一副什么事都很好,一切尽在掌握的模样,那作为普通民众的我们无法知道,其实我们已经处于危急之中。”通贝里在会议上发言,“我们年轻人正在觉醒,我们绝对不会让你们继续这样下去。”

欧洲年轻人关注环保议题 图 GJ

也许,通贝里的发言代表了欧洲很多年轻人的心声。在欧洲议会选举前举行一项调查显示,大约68%的德国人表示,环境问题如此紧急,但各国所付出的努力远远不够,其中年轻人占了多数。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主管安娜·穆克希尔分析称,随着科学界发出的警告成倍增加,环境问题得到了越来越多民众的重视,使得年轻人自发动员起来,而近期的“周五为未来而战”活动就是具体表现。对于这些在欧洲各地的中学生来说,“如果我们没有未来,那么说什么都没用。”

法国媒体也分析认为,绿党之所以能够取得创纪录的成绩,原因之一就是获得了18到24岁年龄段选民的青睐。根据法国电视台和法国广播电台的调查,欧洲生态-绿党在18到24岁法国年轻人中获得了25%的选票,遥遥领先于其他两党,并且他们的成功不只限于法国。德国绿党在30岁以下群体中也处于领先位置,获得了33%的支持率,一跃成为德国第二大政治力量。绿党最终将有75人进入欧洲议会,比上届多25个席位。

法国总理菲利普承认:“欧洲各地的公民,特别是最年轻的一群人,要求我们采取果断的行动,这是我们在法国和欧洲要做的事。”

关注气候还是经济社会阶层影响选择

绿党获得青睐的另一个原因是年轻人对传统政党的不信任。经过了今年欧洲议会选举,绿党有理由感到高兴,因为他们的思想和主张的确吸引了年轻选民。尽管欧洲其他政党也试图“绿化”政治纲要,但民调结果显示,只有欧洲生态-绿党从“绿化”行动中获益。

但对于绿党而言,能否将这股“青年力量”长期集聚在绿党周围,却是今后将要面对的挑战。

欧洲议会选举投票

“来自富裕阶层的一小部分年轻人给法国绿党候选人尼克·雅多投票。”巴黎政治学院研究中心的政治学家丹尼尔·伯尔说:“但是整体上来看,年轻人的投票偏好并没有改变,不富裕群体的年轻人依然投票给国民联盟,社会出身阶层依然是他们政治取向的决定性变量。”

社会学家安妮·马克希尔的研究也证实了伯尔的说法:“这次选举中可以看出,在年轻群体中,绿党和国民联盟两极分化。跟从前的右翼的国民联盟和左翼的不屈法兰西分庭抗礼类似,说明只是一部分年轻人转去了绿党。”

因此,虽然绿党凭借环保主张吸引了一部分年轻选民,但他们离赢得整个新一代的心还有很远的距离。的确有一些来自欧洲中产以上家庭的年轻人,在相对衣食无忧的情况下更注重“绿色”。但在法国等中产阶级逐渐没落的国家,如果你要和那些仍在为面包发愁的年轻人谈气候变化,他们不骂你才怪。这也正是法国和周边一些国家“黄马甲”运动一直持续不断的原因,这些年轻人不关心气候变化,汽油、柴油的价格浮动才是他们更在意的事情。

为了能够继续获得政治上的发展,绿党显然必须找到能够继续吸引年轻一代的方法。他们能否做到在不与其他政党联合的情况下获得足够的选票,目前看来还不行。所以,欧洲议会的绿党党团主席、比利时人菲利普·兰伯特已经声明有意加入执政多数。如果是这样,面对民族主义及民粹主义的上升势头,为了形成稳固的、亲欧盟的执政多数,绿党可能会成为传统的亲欧党团无法绕过的政党。

传统政党失去信任绿党可能后继乏力

现实是,大部分的欧洲年轻人对政治具有着极大的不信任感。在欧洲议会选举投票日那天,18到24岁间的法国年轻人中有60%都直接放弃了投票。“新一代对政客的不信任表明,他们从传统政党那里感受到的是政治的空洞无力。”

绿党能否持续吸引年轻人,也很难。在法国,绿党的名声并不好。绿党在环保方面过于苛求,已经成为了经济发展的羁绊。如果绿党联合亲欧派成为欧洲议会的多数党,意味着欧盟可能会给诸多行业设下更加严格的环保规定,无疑会给欧洲经济戴上“枷锁”。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担心气候变化,但是当经济停滞不前时,面包和气候哪一个更重要,就要做出选择了。

此外,即便是拥护“绿化”的欧洲年轻人,环保也不是他们关心的唯一话题。目前欧洲年轻人大多是“亲欧派”,他们希望能够生活在一个强大和统一的欧洲,要求欧盟实现改革。尽管中右翼政党、社会党、自由主义政党和绿党大体上都能够归入“亲欧派”,但依然无法掩盖这些政党在气候变化和欧元区改革等关键议题上截然不同的立场。如果推进欧盟改革、打造一个更强大统一的欧洲这一愿望无法实现,那么绿党或许也会失去年轻人的信任,就此止步不前。 孔帆

相关链接:

绿党对环境问题注重与中国合作

德国途易(TUI)基金会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年轻人希望获得更多的欧洲认同感,移民和环境对他们来说也是关键的政治议题。

而欧洲外部的因素,比如对美国的失望,也让这些年轻人向绿党靠拢。原本法国的不少年轻人对美国还是抱有好感的,很多法国大学生也以能够前往美国学习或工作为荣。在他们看来,这个在大洋彼岸的国家拥有完善的教育体系和先进的科技。然而,美国总统特朗普否认气候变化的科学研究事实、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定》,让法国乃至欧洲的年轻人看到了美国不负责任的一面。

2015年巴黎举行气候变化大会后,降低能耗、关注环境,已经成为法国年轻人的共识。正是那一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了气候变化巴黎大会开幕式,并发表题为《携手构建合作共赢、公平合理的气候变化治理机制》的重要讲话,强调各方要展现诚意、坚定信心、齐心协力,推动建立公平有效的全球应对气候变化机制,实现更高水平全球可持续发展,构建合作共赢的国际关系。

回顾那一年的大会,人们会发现,从某种意义上说,那场气候变化大会深刻地影响了欧洲的年轻人,也影响了今天的欧洲议会选举。

而欧洲绿党注重与中国的合作,也让欧洲的年轻人觉得“靠谱”。早些年,绿党由于对重工业的反感被看作是站在发展中国家利益的对立面。但最近这几年,欧洲绿党非常赞赏中国对环保的重视。

欧洲议会绿党党团副主席兼工业政策发言人比蒂·科费尔表示,在环境保护问题上,欧洲迫切需要中国,且应该与中国合作。尽管欧洲的年轻人渴望获得话语权,在16岁至26岁的受访欧洲年轻人中,只有一半认为欧洲议会选举真的很重要,而认可欧洲议会代表欧洲民众的年轻人只有五分之一。但这并不令人惊讶,毕竟欧洲议会现任议员的平均年龄为56岁,最年轻的一位30岁,来自保加利亚。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