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江资讯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程序测试 >

讲个关于乐陵的故事

时间:2021-02-21 07:15 来源:网络整理 转载:潜江资讯网
清朝乾隆皇帝,生的面目清秀,算得上白面书生,可后来他却变成了“关公脸”,这是怎么回事呢? 乾隆一生数次下江南,微服私访体察民情,到了老年,他厌倦了旖旎的江南水乡,决定到黄河以北走一走。这一年八月,秋风送爽,天高云淡,乾隆一行50人,来到山东

  清朝乾隆皇帝,生的面目清秀,算得上白面书生,可后来他却变成了“关公脸”,这是怎么回事呢,
  乾隆一生数次下江南,微服私访体察民情,到了老年,他厌倦了旖旎的江南水乡,决定到黄河以北走一走。这一年八月,秋风送爽,天高云淡,乾隆一行50人,来到山东乐陵境内。微服私访为何带这么多人呢 ,山东物阜民丰,一百单八县县县有特产,乾隆爷是想多带回一些特产哩。
  乾隆坐在马车上,撩起车帘往外观看,见路旁一片片枣林,紫嘟嘟玛瑙般的枣儿缀满枝头,煞是喜人,心说,这大概就是闻名遐迩的金丝小枣了。乾隆下了车子,摘一颗熟透的枣儿,掰开,果然有缕缕金丝儿,抻尺余而不断。搁嘴里一嚼,脆生生,甜津津,余味无穷。乾隆大悦,连说:“好枣,好枣!”又摘了几颗装进兜里。这时枣林里窜出一人,大喝一声:“胆大贼人,竟敢偷枣!”
  乾隆一愣,见面前站着一个八九岁的小孩,虎头虎脑,上衣扎在腰里,拔着胸脯,浑身上下透着精神伶俐,便说:“我是想买你的枣哇,不尝焉知酸甜 ,”
  小孩名叫葛小虎,他们家是这一带的大户,人称葛家大院,方圆几十里都是老葛家的田地。此时,葛小虎上前一步说:“尝就尝吧,为何装进兜里 ,明明是偷,还不承认!”乾隆不气不恼,说道:“我是想带回去仔细品尝呀。”葛小虎还想理论,上来两个随从把他一推:“摘你几个枣怎么了,不依不饶的。”葛小虎嚷道:“偷枣还打人,讲理不讲理 ,”说罢大声哭起来。
  乾隆喝退随从,从兜里掏出那几个枣,说道:“莫哭莫哭,你看一共摘了5个枣,陪你5两银子吧。”
  葛小虎接过银子,哭声戛然而止:“还是这位爷懂事明理。”乾隆一看他并未掉泪,原来是装哭。
  葛小虎又问道:“你们这么多人,总不会只买5颗枣吧,”乾隆早已喜欢上眼前这个孩子,说道:“我要买10担枣,你做得了主吗,按什么价钱卖给我呀,”
  葛小虎见遇上了大买主,说道:“价钱好说,要的多当然按最低价。我看客官远道而来,不如随我到家中歇息,再慢慢商谈价钱不迟。”
  乾隆点点头,这小孩小小年纪还真会做买卖,不说他做不了主,而是先把你让进家中,到了家这买卖岂不好成了 ,
  葛小虎在前头引路,不一会儿来到葛家大院。葛家大院非常气派,一拉溜三排青砖大瓦房,足有百余间,房前屋后栽满了各种枣树。乾隆走进院子,院子里也栽有枣树,树下摆放着石桌石凳。乾隆在石凳上一坐,葛小虎端上一壶枣茶,说:“客官买枣跟我家管家说吧。”说完顾自跑出院外玩耍去了。
  这时,从屋里走出一位老者,头发胡子全白了,身板却硬朗。乾隆问老者:“你是这家的管家,”
  老者略一沉吟,说:“算是吧,老朽在管管家管的事。”
  乾隆又问:“你们家主人呢 ,”
  “主人 ,你是问我们当家的吧 ,就是刚才领你们来的小孩,跑出去玩了。”
  “我是问你们家大主人呢 ,”
  “原来客官是问我儿子呀,他在枣林里领着伙计们干活呢,他不管家里的事。”
  乾隆心里好笑,这老头,绕了一圈,原来他是老主人。“这么说,这个家是你主事了,”
  老头摇摇头:“不,我是管家,只管事,不主事,我听当家的吩咐。”
  乾隆越发糊涂了:“当家的 ,刚才那小孩 ,你听他吩咐 ,他是你什么人 ,”
  老头不解地望着乾隆,说:“他是我孙子呀,客官怎么问起来没完没了,”
  乾隆不再问了,这老头肯定是老糊涂了,八九岁的孩子能掌管这么大一个家 ,乾隆呷了口枣茶,指着树上红透的枣儿说:“管家,照这样的枣给我们摘10筐。另外,我们还要在你家留宿一夜,你看住得下吗,”管家说:“我马上喊伙计给你们摘枣,至于留宿,住是住得下,但须请示我们当家的。”
  不一会儿葛小虎回来了,管家上前问道:“当家的,这些客人要在咱们家留宿,你看可以吗 ,”
  葛小虎一笑:“我早知道他们要留宿。他们远道而来,此时日已偏西,附近又没有客栈,不住我们家去哪里住?把他们安排在东西厢房吧。”
  一旁的乾隆不由得赞叹:这孩子,还真是块当家的料!乾隆这次微服私访带着他的新宠萝妃,萝妃还不到20岁,活泼顽皮,狠得乾隆宠爱。乾隆和萝妃被安排在东厢房的上首间。夜宿民宅,银色的月光穿过树枝照进屋里,蛐蛐的鸣叫声从窗外传来。萝妃在宫中从未享受过这样的山野情趣,禁不住溜出去赏月捉蛐蛐。可不一会儿她又郁郁而归,乾隆也未在意。
  次日天才蒙蒙亮,乾隆穿衣起床,忽听窗外传来兵器乒乓相撞的练武之声。乾隆是马上皇上,顿时来了精神,他寻着声音来到后院,只见微微晨曦下,有十几个人正在枣树下练武。乾隆见那些人一招一式还真像那么回事,精彩之处禁不住喊了一声:“好!”
  这时萝妃走过来,挽住乾隆的胳膊说:“主子你还喊好,我看这家人都是些刁民,不安心稼穑,舞枪弄棒的怕是有什么野心!”乾隆笑笑:“爱妃多虑了,习武强身,驱匪防盗,能有什么野心 ,”萝妃还想说什么,乾隆说好了好了,咱们该起程了。
  乾隆一行离开葛家大院往宁津县行进,路上萝妃又对乾隆说:“我觉得葛家大院有谋反之意,他们后宅藏有大量兵器,足够上千人使用,岂止是驱匪防盗,”乾隆一惊:“你是怎么知道的,”萝妃说:“昨晚我捉蛐蛐追到后院,蛐蛐钻进房中,我无意中看到的。”其实这些都是萝妃无中生有编的瞎话,昨晚她捉蛐蛐闯进后院,不小心踢碎一个花盆,被葛小虎看见,小孩伶牙俐齿说了她几句,她怀恨在心,在乾隆面前进谗言,想治葛家于死地。
  乾隆觉得萝妃说的事不可能,这里人们都以枣树为生,安分守己,不像是聚众谋反之徒。那萝妃见乾隆不相信,急道:“万岁怎么连妾妃的话都不信了,我是为大清的社稷着想呀,葛家大院这么多人每天舞枪弄棒,定是图谋不轨,不尽早铲除日后必成大患。万岁爷千万不可优柔寡断啊!”说罢呜呜哭起来。这萝妃是乾隆老年最宠爱的妃子,她这一哭,乾隆的心早软了:“好了好了,爱妃莫哭,朕以你就是。”接着传令掉转马头,回去诛杀葛家大院。
  乾隆这50名随从,都是能征善斗的御林军,抽出随身携带的兵器杀将回来。不一刻来到葛家大院,却见大门落锁空无人影。乾隆正欲让人破门而入,忽听门前枣树上有人说话:“你们怎么又回来了,是不是还想买枣哇,”
  乾隆抬头一看,见葛小虎正骑在树杈间悠闲地吃枣,脖子上挂着一串钥匙晃来晃去。乾隆说:“你们家人呢,把他们都找回来。”葛小虎眨眨眼,说:“他们都去枣林干活了,你有啥事跟我说吧。”乾隆说:“跟你说你做得了主吗 ,”葛小虎抖了抖胸前的钥匙,说:“做不了主怎能当家 ,”说着从枣树上跳下来,打开了大门。
  乾隆领着人进了院子,让葛小虎把前后院所有房间的门都打开搜查。葛小虎大声问:“我们家又没犯法,凭啥要搜查 ,”几名随从上前把葛小虎一推,要强行搜查,乾隆摆手制止。乾隆见葛小虎说话这样冲,就想为难为难他,于是伸手从树上摘了一颗枣,说道:“今天我让你给我这50名随从当一次家,把这颗枣分与他们吃,必须让他们每个人都尝得到,若分不均,就把所有房间打开让我们搜查!”
  50个人分吃一个枣,这事可够难办的!只见葛小虎略一思索,找来一个捣蒜用的石臼,把那颗枣放进去捣成枣泥,倒进一口缸中,尔后舀进去50瓢水,搅了搅,对乾隆说:“让他们喝枣汁吧,每人一瓢。客官气度不凡,是这群人的核心人物,缸底的枣核理所当然由你享用喽!”瞧瞧,堂堂万岁爷却落了个吃枣核!
  乾隆打心里佩服葛小虎的智慧,嘴上却说:“难道你们家大人都赶不上你聪明吗,偏偏让你这个孩子当家,”
  葛小虎微微一笑,说:“这是我们老葛家祖上传下的规矩,当家主事只能是尚未婚娶的孩子。”
  乾隆不解:“这是为何,”
  葛小虎正色道:“这不是明摆着的理吗,男人娶妻后耳根子软,容易受‘枕边风’的影响。如果一家之主常常听信妇道之言,那就离败家不远了。大到一个国家也是如此,如果身为一国之君轻易听信女人的话,那就离亡国不远了!”
  乾隆听了出了一身冷汗,脸“腾”得红了,是眼前这个八九岁的孩子给他上了一课,险些误杀了良民百姓。葛小虎见乾隆脸红了,知道他们家的险情解除了,心中暗暗佩服母亲的智慧。
  原来,葛家早已发觉乾隆不是寻常人物,昨晚葛小虎与萝妃发生口角,恰被小虎娘瞅见,她见那萝妃被小虎数落一番恨恨离去,知道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于是安排小虎一人留在家里,并演说出一番“听信女人的话就会败家亡国”的“高论”,才使葛家大院躲过了一场灭顶之灾。至于葛小虎当家主事,只是葛家培养、锻炼孩子的一种方法而已,每个未成年的葛家子孙都有几天“当家主事”的机会。也该葛小虎露脸,他这次当家,还真“主”了一件大事!
  说来也怪,乾隆的脸红了以后再也没有变回去,也因此,他老年治国安邦仍保持着清醒头脑,直至寿终正寝。
  (原载《文艺生活-精品故事》)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