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江资讯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程序测试 >

汉大司马乐陵侯史高故事选辑

时间:2021-02-21 07:16 来源:网络整理 转载:潜江资讯网
汉大司马乐陵侯史高故事选辑_乐陵史氏_新浪博客,乐陵史氏,

博主按:乐陵侯史高,在《汉书》中有多处记载,是乐陵历史上难得的历史金矿。乐陵立县沿革应自乐陵侯史高始(见乐陵乡土志)。史高,应称为乐陵始祖。

乐陵侯史高,汉武帝之卫太子妇史良娣兄子也,汉宣帝刘洵是卫太子的孙子。史良娣是史高的姑,史高是汉宣帝的表叔。公元前66年封侯,公元前49年成为首辅、汉大司马,公元43年辞职。

乐陵侯史高故事

一、与发霍氏奸封侯

地节二年春(公元前68年),霍光薨,汉宣帝始亲政事,对霍氏家族仍沾渥赏赐优异。可他们不知收敛,骄横跋扈,杯葛朝事 。霍禹朝请 数称病私出围猎。其他成员还遣苍头 代上朝;诟病 同僚,与御史大夫“两家奴争道,霍氏奴入御史府,欲塌大夫门,御史叩头谢乃去”。他们还骄奢淫逸,强占民田,广治第室。霍光妻所乘辇舆均用黄金涂饰。霍氏家庭成员的一切作为“使人主蓄愤于上,吏民积怨于下,切齿侧目,待时而发”。汉宣帝采纳平恩侯许广汉的意见,对霍氏采取遏制举措。

地节三年,开始削减霍禹兵权,其右将军所兼大司马为虚衔,无印绶。霍氏家庭成员在京畿、都城、皇宫、都门所担任的警卫官员,均放任外郡。遗缺:“悉易以所亲信的史许子弟代之 ”。

地节四年,霍氏家庭成员面对权势日削,阴谋政变。乘汉宣帝外祖母博平君来京,太后设宴众大臣作陪时,诛杀大臣,“因废天子而立禹”。 男子张章先发觉,以语期门董忠,忠告左曹杨恽,恽告侍中金安上,恽召见对状,后章上书以闻。侍中史高与金安上建发其事,言无入霍氏禁闼,卒不得遂其谋,皆雠有功。封章为博成侯、忠高昌侯,恽平通侯,安上都成侯,高乐陵侯。”

这里“与”是什么意思 ,师古曰“言豫其功也”,表彰奖励功劳。

黄霸越职举荐被责

乐陵侯史高以外戚身份任侍中一职,名望很高,黄霸推荐史高可任太尉。 汉宣帝令尚书召黄霸质问说:“太尉一官废除已久,其职责由丞相兼管,这是为了息武兴文。如果国家动乱,边境吃紧,左右大臣都可领兵打仗。丞相的任务是宣明教化,评判冤案。任命将相是我的职责;况且史高是我的近臣,我深知他的才能底细,何劳你越职举荐他呢 ,”

尚书请丞相陈言己见,黄霸羞惭满面,连忙摘下帽子谢罪,数日后宣帝才裁定黄霸免罪。从此以后,黄霸再也不敢向皇上进奏。然而自从汉朝兴起,讲到治理地方官吏民众的,还是以黄霸为第一。 

           与萧望之生隙相争

公元前49年12月,汉宣帝卧病不起,选择可以嘱托国事的大臣,接外家亲属侍中乐陵侯史高、太子太傅萧望之、少傅周堪到宫中,拜史高为大司马车骑将军,望之为前将军光禄勋,周堪为光禄大夫,都受遗诏辅政,兼任尚书事。汉宣帝驾崩,太子刘奭继承皇位,是为汉元帝。萧望之、周堪因为是老师而被尊重。萧望之、周堪屡次在闲暇入见天子,讨论治理国家的方略,陈述为君王服劳的事。

萧望之选举纯宗室明经达学的散骑谏大夫刘更生为给事中,同侍中金敞在汉元帝左右提意见。萧望之、周堪、刘更生、金敞四人同心谋议,用古制劝导汉元帝,提出很多匡正的建议,起初,汉宣帝不甚听从儒术,任用法律,而中书宦官当权。中书令弘恭、石显长期主管朝廷机要部门,精通法令条文,与车骑将军史高勾结,论议经常独自坚持旧日的典章制度,不听从萧望之等人的意见。弘恭、石显议论不能持正,常被汉元帝折服。
  萧望之以为中书是政事之本,应从贤明人中选择人才,但是从武帝优游饮宴于后庭,重用太监起,改变了国家的旧制,又违犯古代不近受过宫刑的人的意思,于是禀告汉元帝要更换士人,从此更加与史高、弘恭、石显相违牾。汉元帝初即位,由于谦让,不好在中书中更换人选,议论久而不决,只让刘更生出任宗正,掌管王室亲宗的事务。萧望之、周堪多次推荐名儒作谏官。会稽郑朋暗中打算依附萧望之,上疏说车骑将军史高派门客到郡国进行奸狡活动,还说到许章、史高子弟的罪过。郑朋把奏章给周堪看了,周堪叫郑朋候命金马门。
  郑朋的奏章上赞颂萧望之说:“将军体现了周公、召公的德行,保持了孟公绰廉正的品质,具有卞庄子的勇气。到了耳顺之年,处于使敌人闻风丧胆的地位,称号到了将军,的确是士中高到极点的了。广大民众没有谁不高兴,都称赞朝廷委任将军诚得其人。现在将军立意是赶上管仲晏婴而后止呢,还是要恢弘前朝盛世,废寝忘食,直到像周公召公一样而后止呢,像管晏而后止,那么我将回乡躬耕,修农圃之田,养鸡种黍,待见二子,终若一生而已;如将军鲜明地要度越寻常的约束作高操的行为深思熟虑,堵塞奸邪险道,发扬不偏不党的政事,振兴周公遗留下来的业迹,亲身实践废寝忘食兼听众议,那么我大概可以竭尽区区之力,磨炼刀刃,作点微薄奉献了。”萧望之同他相见,采纳了他的意见。郑朋屡次称颂望之,谈车骑将军史高的短处,说许章、史高的过失

后来,郑朋行为不正派,萧望之断绝了同他的来往。郑朋与司农史李宫都等待汉元帝召用,周堪向皇上禀告,只让李宫作了黄门郎。郑朋是楚地的士,轻薄易急,怨恨起来,改求许章、史高,推诿所说许、史之事,说:“那些都是周堪、刘更生教我的,我是关东人,怎么知道这些呢 ,”于是侍中许章单独接见郑朋,朋出来扬言:“我见侍中时,说前将军过失五条,大罪一桩。
  中书令在旁,知道我说话的情况。”望之听说这件事,拿这事问弘恭、石显。弘恭、石显怕萧望之替自己申诉,下发给别的官吏,立即扶持郑朋及待招华龙。华龙是汉宣帝时与张子虫乔等的待诏,因为行为污秽而不被引荐,想投入周堪等人门下,周堪等不接纳,所以与郑朋勾结一起。弘恭、石显命令二人告萧望之等图谋罢掉车骑将军疏退许章、史高的情形,等候望之出宫休假的日子,命令郑朋、华龙上奏汉元帝。
  汉元帝把这件事下达给弘恭查问。萧望之回答:“外戚在位多奢侈淫乱,我想扶正国家,不是干不正当的事。”弘恭、石显向皇上禀告说:“望之、周堪、更生结成党羽互相恭维推举,屡次诬陷控告大臣,诽谤离间内外亲属,想来专擅权势,为臣不忠,欺骗陛下,请谒者招致廷尉。”当时汉元帝刚即位,不懂“谒者召致廷尉”是下监狱,答应了他们的奏请。后来汉元帝召见周堪、刘更生,说是关进了牢狱。汉元帝大惊说“:不是只让廷尉查问吗,”汉元帝拿这件事责问弘恭、石显,恭、显皆叩头认错。
  汉元帝说:“让他们出狱治事。”弘恭、石显利用史高向汉元帝说:“陛下刚即位,未能以德化闻于天下,就先检验师傅,既然已经把九卿大夫下了监狱,应当趁势决定赦免。”于是下诏给丞相御史说:“前将军望之做朕的师傅八年,没有别的罪过,现在事情也过去很久了,记忆忘了难以弄明,可赦免萧望之之罪,收回前将军光禄印绶,连同周堪、刘更生都免官作百姓。”而郑朋却做了黄门郎。


  数月后,汉元帝下诏给御史说:“国家将要兴盛,要尊敬师长重用师傅。前将军萧望之作朕八年师傅,用经术教导朕,他的功劳美盛,可赐望之爵关内侯,食邑六百户,加给事中,每月初一、十五朝见,座位次于将军。”汉元帝正倾向想用他做丞相。
  刚好碰上望之的儿子散骑中郎萧伋上书申诉望之前事,事情下达有司,回复汉元帝说:“望之前所坐罪明白,没有诬陷控告的事。可是教子上书,称引无辜之诗,失大臣体统,不恭敬,请允许逮捕。”弘恭、石显等知望之向来高节,不屈辱,建议说:“望之前为将军辅政,想排退许章、史高,专权独揽朝政,侥幸能不判罪,又赐爵封邑,参予政事,还不悔过服罪,深怀不满,教唆儿子上书,把不是推于天子,倚仗自己是师傅,怀着终究不会获罪的念头。不很屈望之于牢狱,堵塞他不服气的想法,那么圣朝没有什么厚恩好施予。”

汉元帝说:“萧太傅素来刚直,怎么肯接受吏人逮捕,”石显等说:“人命至重,望之所犯罪,告诉他减罪,一定没有忧虑。”汉元帝才准许了他们的奏请。石显等密封诏令交谒者,敕令召见望之时亲手给予,于是命令太常急派执金吾车骑疾行包围望之的住宅。使者到了,召见萧望之,望之准备自杀,他的夫人劝阻他,认为不是天子的意思。萧望之将这件事问门下学生朱云,朱云崇敬有节操之人,劝萧望之自裁。

于是萧望之仰叹,说:“我曾经充数将相,现年迈六十有余,老了进牢,苟求活命,不也太庸俗了吗 ,”呼唤朱云的字说“:游,赶快配制药来,不要久耽误我死。”居然饮鸩自杀。

汉元帝听到望之自杀而震惊,拍着手说:“开始我本怀疑他不肯进牢狱,现在果然害死了我的贤师!”此时太官刚上午餐,汉元帝竟拒绝吃饭,为望之死而涕泣,悲哀感动左右人,于是召石显等人,拿建议不慎来责问他们。石显等都脱下帽子请罪,很久之后才罢了。萧望之有罪死了,有司请示断绝他爵邑。汉元帝又诏令加恩,令长子萧伋作关内侯。汉元帝追念望之不忘,每年春季派使者祭望之的坟墓,一直到汉元帝死为止。

陈万年讨好史高

陈万年字幼公,是沛郡湘人.他擅长讨好别人,用尽全部家产去讨好远戚许、史家,特别是乐陵侯史高. 陈万年的儿子陈咸字子康,十八岁,凭借陈万年做了侍郎.他资质与众不同,性子比较直,而且敢于说话.多次上书论及国事,讽刺皇帝身边的近臣.这样的书奏大概上了数十次,结果被贬为左曹.陈万年病了,把儿子陈咸叫到床前.教他读书,教至半夜,陈咸瞌睡,头碰到了屏风.陈万年很生气,要拿棍子打他训斥说:“我口口声声教你,你却睡去,不听我讲,为什么?” 陈咸赶忙跪下,叩头说:“爹爹的话,我都晓得,大抵教儿子对司要拍马屁、讨好啊,如此而已!”陈万年没有再说话.

致仕归葬乐陵

史高任元帝首辅五年。永光元年(公元前43年),天降冰雹和严霜,“陨霜杀稼,天下大饥”(古代发生灾异,三公应引咎辞职)。 “丞相于定国、大司马车骑将军史高、御史大夫薛广德,俱以灾异乞骸骨。七月,“赐安车驷马,黄金六十斤罢”

史高辅弼宣元两帝,前后二十五年。褒贬臧否,简在帝心,行载史册。史高功德昭昭,上下无不钦仰。虽致仕,《史氏家谱》载曰:天子存向,轨躅相望;公卿参省,填衢塞陌。及薨,谥曰安侯。给东阁秘器,馈赠之数,加于常等。敕遣乐成侯许延寿监护丧事。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